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红警公关品牌、视觉整合机构!
主页 > 品牌营销 >

MANGO品牌,营销策划意义

时间:2019-11-08 00:00   来源:未知  作者:品牌策划

舆情监控
「如何做好品牌精准营销」

最早的消费金融概念应该是战国的“放贷取息”。步入近代,信用卡成为了我们最熟悉的消费金融产品。最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古老的消费金融最终也没能“逃过”移动互联网的浪卷。从2014年的兴起,到2018,随着互联网平台浪潮的退却,消费金融也逐渐从扩张领域到专注于数据、技术开发,进行精细化运营。那么,在新的一年里,消费金融又会有什么样的革新和发展呢?

据某新闻媒体统计:当前在抖音平台上已经出现了约50家贷款产品的广告,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提供贷款产品的公司类型和数量不断增加,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消费金融公司、P2P、网络小贷、互联网金融助贷平台。

消费金融通过抖音“霸屏”刷进城乡村镇,让作为一个消费金融从业者的我,突然觉得:工作好像越来越好干了。

在外工作的人过年回家,有两个最基本的任务:一个是相亲,另一个是应各种亲戚长辈的要求汇报生活、工作。

几年前,我在互联网公司做着“一不做编程、二不做设计,三不做用研”的产品经理的工作,在外部和内部用户之间做着没有“实际产出”的沟通工作,我突然发现没有办法向我的长辈们解释清楚我的工作是什么。

于是,我向他们解释大概其是个“翻译”,或者说“传话的”,他们觉得我的工作可有可无。

这两年挤上了消费金融这趟车,终于可以挺直腰地说:现在的工作是在国家鼓励消费的大政策背景下,光荣的以金融的手段助力居民消费升级,进而推动供给侧产业的升级。

然而,我觉得这么说,他们还是听不懂。于是,我用了两个直白的词来说明我的工作:办贷款和搞分期。

七大姑和八大姨表示:这个工作靠谱多了。

人们对事物的理解、定义和解读,往往存在着人群、角度、目的、取向、背景等等差异。

消费金融一样,实际上也正是处在这样的一个“双标”语境里。

最古老的生意

消费金融=钱+人

早在战国时期,放贷取息已经非常普遍了。

公元前300年,孟尝君就在自己的封邑薛地放债取息,作为奉养三千门客的财源。历史上也长期存在着发放普通贷款的“公廊”和办理抵押贷款的“当铺”。

正儿八经的的消费金融公司在2010年获批诞生,首批获批的消费金融公司发起人分别为:中国银行、北京银行、成都银行和PPF集团。

这分别在上海、北京、成都和天津率先试点。但有点可惜的是,这几家消费金融公司为人们熟悉的程度,可能限于行业内而已,个中原因各异,业务模式、展业范围、消费意识等都可能造成了影响力不足。

于是,实际上距离我们最近、最熟悉的现代消费金融产品应该算是信用卡了,既可以刷卡消费也可以支取现金。

2007年,国内银行的信用卡业务高增速发展,几个核心业务指标:新增发卡量、活跃卡数量、卡户比、贷款余额、累计交易额等,都有相当好的数据上的表现。各家银行的银行卡中心,卡部也都赚了不少,2007年是信用卡的一个肥年。

可是,在那个时候,作为消费金融的一个标准产品,或者说是标准工具,并没有人把信用卡和消费金融关联起来来提。而更多的,是把它当做银行的一个零售业务,而且,只是银行的业务。

直到2014年,同移动互联网革新其他行业一样,它无孔不入地把古老的金融行业也改变了。改变的当然还有消费金融这个业务,使它扁平、高速和便捷,直接把“信用卡”这个中介也去掉了,同时去掉的还有“银行”这个“门槛”。

于是,诞生了一个新生事物,叫做“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通过自身强大的两个能力:标准化、高效率,对借贷这个古老的生意进行了充分的改造。就好比互联网对于传统的零售“买卖”的改造一样,本质还是借贷,但样子可能已经天翻地覆。

一个是翘着二郎腿等客人上门求着,一个是放低身子,以服务的方式,通过用户分析和产品营销策略,以互联网思维、服务思维来联结客户,服务客户,创造价值。

这个古老的生意,也像脱胎于零售的电商一样,开始超越想象力。

不接触银行的人,却离不开网络。人与人隔着玻璃窗、柜台的对话,变成了机器、系统对人的辅助,在这个过程里,人群下沉。

通过互联网的裂变式传播和全年无休的泛终端服务,在线的消费金融(借贷)业务出现了空前的繁荣——门槛的降低,参与者范围和规模的扩大,使得整个借贷市场、消费金融市场得到了巨大的增长,被“压抑”的信贷需求得到了解放。互联网的链接使得“借钱”整个行为,跳出了线下关系链的限制,无“网”不利。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依然是最本质,也同样是古老的原因,并没有变化:缺钱的人一直都存在,要么是我,要么是你,要么是现在,要么是未来。

借贷通过把钱的使用价值短暂的转移,从而获取价值,而互联网改变的只是组织方式。

消费金融这5年

这5年其实应该是属于“网贷”的,虽然“网贷”这个定义很宽泛或者很不专业,但是却更广泛的被人们接受了。

就在这5年,以互联网为媒介、渠道和业务载体的全新的“信贷模式”开始繁荣。在它出现的那个时候,估计没有人想过它会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发展到这么好。

2014到2019的这五年,信贷业务的发展,不管提法,名称是什么,实际业务本身并没有改变。它从城市到乡村,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国内到海外,无所匹敌。而且,参与者的主体也越来越多,经历了这五年,新生了主体,业态和商业模式。

2014年,广撒网,宽种粮

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这一年,蚂蚁金服在Jack马“你们尽管去做,如果我们做的事情是为了客户利益,如果要坐牢,我去。”的鼓舞下,上线了余额宝,颇有为“金融互联网”启蒙的现实意义。

2014年延续了上一年的风口之势,互联网金融(ITFIN)名列2014年互联网10大热词排行,而且首次登上政府工作报告——“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政府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意图十分明显。

2014年,很难用一个词来概括,或者代表这一年的变化和发展,这一年有点纷乱,也有点百家争鸣的意思,但可能又没有“百家”这么优质。

这一年,趣店和分期乐的校园模式开始增速扩张,把3C产品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销售”进更多的学校,分期乐和京东达成合作,业务开始出现井喷式高速发展,单月交易额数亿。

这一年,创办华创资本的唐宁通过达内的经验创办了宜信,专注对于个人的“信用管理”以开创非银行体系的信用价值。

这一年,人人贷获得了一家大公司参投的1.3亿美元融资,打破行业记录,诞生在几年前的“不入流”的P2P“重新”高调进入行业的视野。

这一年,京东推出京东白条,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从试点的4家新增到16家。

这一年,消费金融并不经常被提及。

2015年,万物可期

分期乐COO首席运营官乐露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2015年称为消费金融元年。在这一年,举着“分期”名头的新兴的互联网服务企业突然间遍地开花,除了服务校园大学生分期的“分期乐”和“趣分期”,还有服务农户的以农业经济产业周期及农民生活的“农分期”,服务年轻时尚群体的“即有分期”,还有定向蓝领阶层生活消费服务的买单侠等;除此之外,还出现了很多提供垂直领域消费分期服务的业务平台:装修(土巴兔、易日升、小窝、家分期等)、教育(麦芽分期、蜡笔分期、米么、课栈网等)、租房(斑马王国、会分期、楼立方、房司令等)、医美(麦芽分期、么么贷、星计划、快分期、即分期、美分期、易日升、壹分期、爱美贷等)等领域。也是这一年,阿里系蚂蚁小贷旗下的“花呗”宣布正式上线,腾讯系的微众银行的微粒贷正式上线。

这一年,爆发了e租宝事件,裸贷、校园贷引起了监管、社会和公众的关注。

2016,王者上位

这一年,消费金融的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类媒体和公司的报告和宣传里。

网贷经过了2015年底开始的大规模和高量级的暴雷,以及监管持续的政策“指导”,已经有些烫手。

3月,校园贷暴力催收事件频发,学生跳楼事件屡屡见诸报端。

4月,教育部办公厅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联手发布《通知》,要求加强不良网络借贷监管。

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暂行办法》(下简称办法)的下发,互联网金融被定位于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个人上限:20万元)。

《办法》规定了一系列细则,P2P平台面临转型,消费金融成为其为数不多的转型方向,几千家P2P理财平台像之前拥挤着上线一样,再一次拥挤上另外一条赛道。

这一年,从实质到名义,都属于消费金融。这一年,阿里系蚂蚁花呗正式“跨线”服务线下实体卖家;“京东白条”全面覆盖O2O(京东到家)、海淘以及产品众筹,并进一步覆盖线下消费场景:租房、旅游、教育、装修等。

这一年,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从试点的4家新增到17家。

2017,拥抱监管:州官放火,百姓点灯

9月,教育部、银监会、人力资源部联合印发规范校园贷管理文件: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1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12月,P2P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现金贷列出五条红线:

    无牌禁止放贷;综合年化费率不得超过36%;网贷平台禁止为现金贷提供资金;杠杆比例禁止超规;不得发放无消费场景的网络小额贷款。

这一年,各媒体披露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纷纷大幅盈利,微粒贷规模快速突破1500亿,众多成立没多久的互金企业接连赴美上市。

这一年,众多在前几年狂潮一般的无序经营使“现金贷”成为了一个“不良信息”、“浑身沾满了恶臭、血腥和罪恶”的名词,从业者随时抱着两个自证的词“一不是高利贷,二不暴力催收”。

极高的利润几乎让所有的资源都挤到信贷业务,而当浪潮退去的时候也带走了一大片“裸奔”的投机者:停业退出、持价待沽、断臂转型,哀声一片。

当然也还有一小部分“化整为零,阵地转游击”般继续经营,毕竟在利益面前,生意还是生意。现金贷业务经过这一波管理,整改、转型、关停,由盛转衰。

这一年,获批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增加到26家。

苏宁消金任性贷进入苏宁线下门店,国美金融美易分进入国美线下门店,向客户提供线下卖场产品的消费分期服务。

2018,闹中有静

受监管政策的持续影响(无场景依托的现金贷业务涉嫌违规),放贷规模大幅缩水,而逾期率和坏账规模则持续提升。

硬币的另一面,银保监发声:提出积极发展消费金融,增强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支持发展消费信贷,创新金融服务方式;积极满足旅游、教育、文化、健康、养老等升级型消费的金融需求。

10月,中国银行业协会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23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经审批成为会员单位。

这一年,有十家持牌消费金融完成增资,新的流量优势的互联网公司积极入市:滴滴、今日头条分别上线“滴水贷”、“放心借”;360金融上线“360分期”。

而同样手握流量,但布局较早的互联网公司选择另外一条路:“去金融化”。蚂蚁金服旗下的“借呗”、京东的“白条”、拉卡拉的“易分期”、奇虎的“360借条”等纷纷从投资设立小额贷款公司转为跟各家银行合作,分工合作,共享资源。

互联网流量平台随潮而退,专注技术、流量、数据和运营。

这一年,唱多的声音很多,但底气却并不足。

最新鲜的生意

信贷或者借贷的业务,已经不再是我把钱借给你,然后你还钱给我的生意了。

社会的变革、治理方式的变化、经济组织方式的革新都使得事情变得“复杂”而同时又变得“简单”。说它复杂是因为生意已经不再是“我”和“你”之间的生意了,我们彼此并不认识,也就意味着:我不知道你是谁?住哪里?你借钱做什么?靠不靠得住?借钱给你能不能还回来?什么时候还?

同时也意味着:你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到底有没有钱?你不还钱的话我会怎么样?

而说它简单是因为:在一整个从借出到回收的过程中,都有人在提供专业的服务。

也就是说:只要你有钱、或者有人、或者有渠道、或者有手段(风控、催收),或者有时间,你都可以来参与这门生意。

消费金融=资金+客户(营销能力)+渠道(消费场景)+风险控制(贷前,贷中和贷后)

渠道上,分现金业务和场景业务。

现金业务:渠道=流量,稳定的客户来源就是渠道的最大价值;场景业务:渠道=消费场景提供方,实体商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销售者。

对于不同的业务,不同的渠道的管理,因为业务实际的差异,还是各有侧重。

简单来切分的话,现金业务,主要是:对C端客户信用风险的把握,场景业务,除了对信用风险,还要多合作渠道的B端经营风险进行管理,这个是简单切分。

既然是通过渠道来开展业务,对渠道的管理肯定是不能缺失的。

再有就是,很多资金机构为了化解、简化对于C端风险的管理能力的不足,也会把C端的风险转嫁到合作的渠道上,最终B端合作渠道的管理能力,风控控制能力,成了业务开展的核心能力。风险控制的手段,包括了:业务风险、合规风险、政策风险等等。

抵御和化解风险的能力的强弱,导致了行业参与者的分化,无风险抵御能力的,能力弱的,关停并转,确认自己在整个业务模式里的优势,以其他方式参与业务。

上述的公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整体上定义了消费金融企业的业务能力。

企业衡量是否进入消费金融行业,衡量自己在行业中的竞争能力都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考虑。

资金、客户、渠道、风控等各项能力都强当然是最好不过,但是在某几项,或者某项是“长板”同样也是可以通过借力来“快速启动”,并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多种手段实现能力的建设,补齐“短板”,实现综合能力上的提升。

以此为基础,就需要企业在整体的经营策略上,以一种建设的角度去设计,可以借鉴的是现代企业战略管理和绩效管理的工具,平衡记分卡。

平衡计分卡(Balanced Score Card):源自哈佛大学教授于90年所从事的“未来组织绩效衡量方法”的研究,目的在于找出超越传统以财务量度为主的绩效评价模式。平衡计分卡是从财务、客户、内部运营、学习与成长四个角度,将组织的战略落实为可操作的衡量指标和目标值的一种新型绩效管理体系。

平衡记分卡要求企业的战略和发展同时考虑四个方面:财务角度、顾客角度、内部经营流程、学习和成长。

避免单纯以一个企业当下的盈利能力、财务收入能力来衡量一个企业或者一个业务的发展情况。

财务层面与获利能力有关,决定了企业是否能够活下去;客户层面的表现最终决定了在目标市场中所占的份额;内部经营流程层面的流畅和持续改善的程度决定了运营效率和进化的程度;学习与成长层面则是未来成功的关键因素。

具体到消费金融行业来说,在考虑企业经营或者一个项目经营的时候,需要对于项目的财务层面(盈利能力)进行考量——即在对客产品定价及收益分配上是否可以覆盖成本(短期、长期)。

同时,对于项目在客户层面(提升客户满意度、提升客户留存、提升客户忠诚、提升客户转化等)对于企业的贡献和能力的提升进行考量,包括在业务运营过程中,对于流程的改造、优化和企业各业务部门运营能力的提升,整体评价作为一个项目是否要做,投入多少精力去做的一个基础。

这是一种理想态,大部分行业的企业在进行企业管理和项目管理的时候,并没有这样去考虑过问题。

但企业经营能力的提升,必然会带来差异化竞争的优势,资金、客户、渠道、风控等能力补齐和发展的效率,决定了行业的位置,或许也决定了企业能走多远。

写在最后

都9102了,地球都去流浪了,外星人也疯狂了。消费金融在2018年的安静中走进2019,这边厢国家在鼓励金融向消费升级助力,那边厢房地产低迷造成的消费挤出已经开始显现,再加上经济形势走低,经济增长预期持续不乐观,从生产到生活,都在谈“寒潮来袭”。

2019,消费金融,会走向何方呢?

#

最早的消费金融概念应该是战国的“放贷取息”。步入近代,信用卡成为了我们最熟悉的消费金融产品。最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古老的消费金融最终也没能“逃过”移动互联网的浪卷。从2014年的兴起,到2018,随着互联网平台浪潮的退却,消费金融也逐渐从扩张领域到专注于数据、技术开发,进行精细化运营。那么,在新的一年里,消费金融又会有什么样的革新和发展呢?

据某新闻媒体统计:当前在抖音平台上已经出现了约50家贷款产品的广告,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提供贷款产品的公司类型和数量不断增加,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消费金融公司、P2P、网络小贷、互联网金融助贷平台。

消费金融通过抖音“霸屏”刷进城乡村镇,让作为一个消费金融从业者的我,突然觉得:工作好像越来越好干了。

在外工作的人过年回家,有两个最基本的任务:一个是相亲,另一个是应各种亲戚长辈的要求汇报生活、工作。

几年前,我在互联网公司做着“一不做编程、二不做设计,三不做用研”的产品经理的工作,在外部和内部用户之间做着没有“实际产出”的沟通工作,我突然发现没有办法向我的长辈们解释清楚我的工作是什么。

于是,我向他们解释大概其是个“翻译”,或者说“传话的”,他们觉得我的工作可有可无。

这两年挤上了消费金融这趟车,终于可以挺直腰地说:现在的工作是在国家鼓励消费的大政策背景下,光荣的以金融的手段助力居民消费升级,进而推动供给侧产业的升级。

然而,我觉得这么说,他们还是听不懂。于是,我用了两个直白的词来说明我的工作:办贷款和搞分期。

七大姑和八大姨表示:这个工作靠谱多了。

人们对事物的理解、定义和解读,往往存在着人群、角度、目的、取向、背景等等差异。

消费金融一样,实际上也正是处在这样的一个“双标”语境里。

最古老的生意

消费金融=钱+人

早在战国时期,放贷取息已经非常普遍了。

公元前300年,孟尝君就在自己的封邑薛地放债取息,作为奉养三千门客的财源。历史上也长期存在着发放普通贷款的“公廊”和办理抵押贷款的“当铺”。

正儿八经的的消费金融公司在2010年获批诞生,首批获批的消费金融公司发起人分别为:中国银行、北京银行、成都银行和PPF集团。

这分别在上海、北京、成都和天津率先试点。但有点可惜的是,这几家消费金融公司为人们熟悉的程度,可能限于行业内而已,个中原因各异,业务模式、展业范围、消费意识等都可能造成了影响力不足。

于是,实际上距离我们最近、最熟悉的现代消费金融产品应该算是信用卡了,既可以刷卡消费也可以支取现金。

2007年,国内银行的信用卡业务高增速发展,几个核心业务指标:新增发卡量、活跃卡数量、卡户比、贷款余额、累计交易额等,都有相当好的数据上的表现。各家银行的银行卡中心,卡部也都赚了不少,2007年是信用卡的一个肥年。

可是,在那个时候,作为消费金融的一个标准产品,或者说是标准工具,并没有人把信用卡和消费金融关联起来来提。而更多的,是把它当做银行的一个零售业务,而且,只是银行的业务。

直到2014年,同移动互联网革新其他行业一样,它无孔不入地把古老的金融行业也改变了。改变的当然还有消费金融这个业务,使它扁平、高速和便捷,直接把“信用卡”这个中介也去掉了,同时去掉的还有“银行”这个“门槛”。

于是,诞生了一个新生事物,叫做“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通过自身强大的两个能力:标准化、高效率,对借贷这个古老的生意进行了充分的改造。就好比互联网对于传统的零售“买卖”的改造一样,本质还是借贷,但样子可能已经天翻地覆。

一个是翘着二郎腿等客人上门求着,一个是放低身子,以服务的方式,通过用户分析和产品营销策略,以互联网思维、服务思维来联结客户,服务客户,创造价值。

这个古老的生意,也像脱胎于零售的电商一样,开始超越想象力。

不接触银行的人,却离不开网络。人与人隔着玻璃窗、柜台的对话,变成了机器、系统对人的辅助,在这个过程里,人群下沉。

通过互联网的裂变式传播和全年无休的泛终端服务,在线的消费金融(借贷)业务出现了空前的繁荣——门槛的降低,参与者范围和规模的扩大,使得整个借贷市场、消费金融市场得到了巨大的增长,被“压抑”的信贷需求得到了解放。互联网的链接使得“借钱”整个行为,跳出了线下关系链的限制,无“网”不利。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依然是最本质,也同样是古老的原因,并没有变化:缺钱的人一直都存在,要么是我,要么是你,要么是现在,要么是未来。

借贷通过把钱的使用价值短暂的转移,从而获取价值,而互联网改变的只是组织方式。

消费金融这5年

这5年其实应该是属于“网贷”的,虽然“网贷”这个定义很宽泛或者很不专业,但是却更广泛的被人们接受了。

就在这5年,以互联网为媒介、渠道和业务载体的全新的“信贷模式”开始繁荣。在它出现的那个时候,估计没有人想过它会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发展到这么好。

2014到2019的这五年,信贷业务的发展,不管提法,名称是什么,实际业务本身并没有改变。它从城市到乡村,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国内到海外,无所匹敌。而且,参与者的主体也越来越多,经历了这五年,新生了主体,业态和商业模式。

2014年,广撒网,宽种粮

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这一年,蚂蚁金服在Jack马“你们尽管去做,如果我们做的事情是为了客户利益,如果要坐牢,我去。”的鼓舞下,上线了余额宝,颇有为“金融互联网”启蒙的现实意义。

2014年延续了上一年的风口之势,互联网金融(ITFIN)名列2014年互联网10大热词排行,而且首次登上政府工作报告——“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政府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意图十分明显。

2014年,很难用一个词来概括,或者代表这一年的变化和发展,这一年有点纷乱,也有点百家争鸣的意思,但可能又没有“百家”这么优质。

这一年,趣店和分期乐的校园模式开始增速扩张,把3C产品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销售”进更多的学校,分期乐和京东达成合作,业务开始出现井喷式高速发展,单月交易额数亿。

这一年,创办华创资本的唐宁通过达内的经验创办了宜信,专注对于个人的“信用管理”以开创非银行体系的信用价值。

这一年,人人贷获得了一家大公司参投的1.3亿美元融资,打破行业记录,诞生在几年前的“不入流”的P2P“重新”高调进入行业的视野。

这一年,京东推出京东白条,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从试点的4家新增到16家。

这一年,消费金融并不经常被提及。

2015年,万物可期

分期乐COO首席运营官乐露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2015年称为消费金融元年。在这一年,举着“分期”名头的新兴的互联网服务企业突然间遍地开花,除了服务校园大学生分期的“分期乐”和“趣分期”,还有服务农户的以农业经济产业周期及农民生活的“农分期”,服务年轻时尚群体的“即有分期”,还有定向蓝领阶层生活消费服务的买单侠等;除此之外,还出现了很多提供垂直领域消费分期服务的业务平台:装修(土巴兔、易日升、小窝、家分期等)、教育(麦芽分期、蜡笔分期、米么、课栈网等)、租房(斑马王国、会分期、楼立方、房司令等)、医美(麦芽分期、么么贷、星计划、快分期、即分期、美分期、易日升、壹分期、爱美贷等)等领域。也是这一年,阿里系蚂蚁小贷旗下的“花呗”宣布正式上线,腾讯系的微众银行的微粒贷正式上线。

这一年,爆发了e租宝事件,裸贷、校园贷引起了监管、社会和公众的关注。

2016,王者上位

这一年,消费金融的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类媒体和公司的报告和宣传里。

网贷经过了2015年底开始的大规模和高量级的暴雷,以及监管持续的政策“指导”,已经有些烫手。

3月,校园贷暴力催收事件频发,学生跳楼事件屡屡见诸报端。

4月,教育部办公厅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联手发布《通知》,要求加强不良网络借贷监管。

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暂行办法》(下简称办法)的下发,互联网金融被定位于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个人上限:20万元)。

《办法》规定了一系列细则,P2P平台面临转型,消费金融成为其为数不多的转型方向,几千家P2P理财平台像之前拥挤着上线一样,再一次拥挤上另外一条赛道。

这一年,从实质到名义,都属于消费金融。这一年,阿里系蚂蚁花呗正式“跨线”服务线下实体卖家;“京东白条”全面覆盖O2O(京东到家)、海淘以及产品众筹,并进一步覆盖线下消费场景:租房、旅游、教育、装修等。

这一年,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从试点的4家新增到17家。

2017,拥抱监管:州官放火,百姓点灯

9月,教育部、银监会、人力资源部联合印发规范校园贷管理文件: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1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12月,P2P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现金贷列出五条红线:

    无牌禁止放贷;综合年化费率不得超过36%;网贷平台禁止为现金贷提供资金;杠杆比例禁止超规;不得发放无消费场景的网络小额贷款。

这一年,各媒体披露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纷纷大幅盈利,微粒贷规模快速突破1500亿,众多成立没多久的互金企业接连赴美上市。

这一年,众多在前几年狂潮一般的无序经营使“现金贷”成为了一个“不良信息”、“浑身沾满了恶臭、血腥和罪恶”的名词,从业者随时抱着两个自证的词“一不是高利贷,二不暴力催收”。

极高的利润几乎让所有的资源都挤到信贷业务,而当浪潮退去的时候也带走了一大片“裸奔”的投机者:停业退出、持价待沽、断臂转型,哀声一片。

当然也还有一小部分“化整为零,阵地转游击”般继续经营,毕竟在利益面前,生意还是生意。现金贷业务经过这一波管理,整改、转型、关停,由盛转衰。

这一年,获批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增加到26家。

苏宁消金任性贷进入苏宁线下门店,国美金融美易分进入国美线下门店,向客户提供线下卖场产品的消费分期服务。

2018,闹中有静

受监管政策的持续影响(无场景依托的现金贷业务涉嫌违规),放贷规模大幅缩水,而逾期率和坏账规模则持续提升。

硬币的另一面,银保监发声:提出积极发展消费金融,增强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支持发展消费信贷,创新金融服务方式;积极满足旅游、教育、文化、健康、养老等升级型消费的金融需求。

10月,中国银行业协会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23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经审批成为会员单位。

这一年,有十家持牌消费金融完成增资,新的流量优势的互联网公司积极入市:滴滴、今日头条分别上线“滴水贷”、“放心借”;360金融上线“360分期”。

而同样手握流量,但布局较早的互联网公司选择另外一条路:“去金融化”。蚂蚁金服旗下的“借呗”、京东的“白条”、拉卡拉的“易分期”、奇虎的“360借条”等纷纷从投资设立小额贷款公司转为跟各家银行合作,分工合作,共享资源。

互联网流量平台随潮而退,专注技术、流量、数据和运营。

这一年,唱多的声音很多,但底气却并不足。

最新鲜的生意

信贷或者借贷的业务,已经不再是我把钱借给你,然后你还钱给我的生意了。

社会的变革、治理方式的变化、经济组织方式的革新都使得事情变得“复杂”而同时又变得“简单”。说它复杂是因为生意已经不再是“我”和“你”之间的生意了,我们彼此并不认识,也就意味着:我不知道你是谁?住哪里?你借钱做什么?靠不靠得住?借钱给你能不能还回来?什么时候还?

同时也意味着:你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到底有没有钱?你不还钱的话我会怎么样?

而说它简单是因为:在一整个从借出到回收的过程中,都有人在提供专业的服务。

也就是说:只要你有钱、或者有人、或者有渠道、或者有手段(风控、催收),或者有时间,你都可以来参与这门生意。

消费金融=资金+客户(营销能力)+渠道(消费场景)+风险控制(贷前,贷中和贷后)

渠道上,分现金业务和场景业务。

现金业务:渠道=流量,稳定的客户来源就是渠道的最大价值;场景业务:渠道=消费场景提供方,实体商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销售者。

对于不同的业务,不同的渠道的管理,因为业务实际的差异,还是各有侧重。

简单来切分的话,现金业务,主要是:对C端客户信用风险的把握,场景业务,除了对信用风险,还要多合作渠道的B端经营风险进行管理,这个是简单切分。

既然是通过渠道来开展业务,对渠道的管理肯定是不能缺失的。

再有就是,很多资金机构为了化解、简化对于C端风险的管理能力的不足,也会把C端的风险转嫁到合作的渠道上,最终B端合作渠道的管理能力,风控控制能力,成了业务开展的核心能力。风险控制的手段,包括了:业务风险、合规风险、政策风险等等。

抵御和化解风险的能力的强弱,导致了行业参与者的分化,无风险抵御能力的,能力弱的,关停并转,确认自己在整个业务模式里的优势,以其他方式参与业务。

上述的公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整体上定义了消费金融企业的业务能力。

企业衡量是否进入消费金融行业,衡量自己在行业中的竞争能力都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考虑。

资金、客户、渠道、风控等各项能力都强当然是最好不过,但是在某几项,或者某项是“长板”同样也是可以通过借力来“快速启动”,并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多种手段实现能力的建设,补齐“短板”,实现综合能力上的提升。

以此为基础,就需要企业在整体的经营策略上,以一种建设的角度去设计,可以借鉴的是现代企业战略管理和绩效管理的工具,平衡记分卡。

平衡计分卡(Balanced Score Card):源自哈佛大学教授于90年所从事的“未来组织绩效衡量方法”的研究,目的在于找出超越传统以财务量度为主的绩效评价模式。平衡计分卡是从财务、客户、内部运营、学习与成长四个角度,将组织的战略落实为可操作的衡量指标和目标值的一种新型绩效管理体系。

平衡记分卡要求企业的战略和发展同时考虑四个方面:财务角度、顾客角度、内部经营流程、学习和成长。

避免单纯以一个企业当下的盈利能力、财务收入能力来衡量一个企业或者一个业务的发展情况。

财务层面与获利能力有关,决定了企业是否能够活下去;客户层面的表现最终决定了在目标市场中所占的份额;内部经营流程层面的流畅和持续改善的程度决定了运营效率和进化的程度;学习与成长层面则是未来成功的关键因素。

具体到消费金融行业来说,在考虑企业经营或者一个项目经营的时候,需要对于项目的财务层面(盈利能力)进行考量——即在对客产品定价及收益分配上是否可以覆盖成本(短期、长期)。

同时,对于项目在客户层面(提升客户满意度、提升客户留存、提升客户忠诚、提升客户转化等)对于企业的贡献和能力的提升进行考量,包括在业务运营过程中,对于流程的改造、优化和企业各业务部门运营能力的提升,整体评价作为一个项目是否要做,投入多少精力去做的一个基础。

这是一种理想态,大部分行业的企业在进行企业管理和项目管理的时候,并没有这样去考虑过问题。

但企业经营能力的提升,必然会带来差异化竞争的优势,资金、客户、渠道、风控等能力补齐和发展的效率,决定了行业的位置,或许也决定了企业能走多远。

写在最后

都9102了,地球都去流浪了,外星人也疯狂了。消费金融在2018年的安静中走进2019,这边厢国家在鼓励金融向消费升级助力,那边厢房地产低迷造成的消费挤出已经开始显现,再加上经济形势走低,经济增长预期持续不乐观,从生产到生活,都在谈“寒潮来袭”。

2019,消费金融,会走向何方呢?

#

  本文由军哥SEO网络整编,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如需了解更多品牌策划品牌推广以及品牌维护相关知识请关注红警公关品牌策划公司官网(www.cdqicheguohu.com),十年品牌营销策划成功经验,专业的品牌维护,品牌推广,品牌形象维护公司,品牌传播研究机构,专注企业品牌策划,品牌定位,品牌营销,品牌管理等品牌全案策划服务!

上一篇:MANGO品牌怎么做品牌的营销策划 下一篇:JNBY江南布衣品牌如何实现品牌营销

联系我们

    • 电话:18927464037
    • QQ:2774577640
    • 邮箱:dandan.liu@shunshikj.com
    • 电话:18988797262
    • QQ:2831856700
    • 邮箱:fengxueyi@shunshikj.com
    • 电话:18123975720
    • QQ:1285002751
    • 邮箱:tzf618@shunshikj.com